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首页 -> 嵊泗概况 -> 海洋文化 -> 列岛遗风 -> 正文

海龙王信仰
发布时间:2011-01-26     作者:嵊泗县旅游局    来源:中国嵊泗门户网站    访问量:77012
[收藏] [字号:   ] [打印] [关闭]

在嵊泗列岛,男女老幼皆知海龙王,崇仰海龙王。他们以为海是龙世界,嵊泗即为东海龙宫之所在,而自己则是海中蛟龙的传人。

据五代蜀杜光庭《录异记》卷五:“海龙王宅,在苏州东。入海五六日程,小岛之前,阔百余里。每望此水上,红光如日,上与天连,船人相传龙王宫在其下矣”!

另有《太平广记》卷四一八引《菩萨处胎经》云“鸟闻龙子所说,即随龙子到海宫殿”。

由上述可见,“龙宫踞海”之传说由来已久。而嵊泗列岛上渔民崇仰的是东海龙王。巍峨嵊泗列岛,位于苏州之东洋面上。即使现在,自苏州过太仓,出浏河口,到长江口外嵊泗海域,水路仅百十余海里,就是用古代木帆船,摇橹使蓬地行驶,也不过五六天,即可到达。何况古代,苏州东至南汇一带,乃是沧海逐渐变为陆地,苏州原本是面对浩瀚大海的海岸,从苏州上船,可以直航抵达嵊泗列岛。其方位,其驶行路程,其小岛及周围海域之描述,正是嵊泗列岛。而且古人记载,与嵊泗民间传说,也相吻合。

古传嵊泗诸岛,是为鳌鱼所驮,岛屿屹立于神奇的大鳌鱼腹下,则是浩浩海国,即东海龙王----“沧宁德王敖广“的水晶宫。远西东海上有座美丽繁华的东京城,城里渔民捕鱼捉虾,用之易米易物,与海国臣民倒也相安无事。但东京城里的土皇帝却是个昏淫的君,他鱼肉百姓,掠尽人间财宝,奸淫民间美女还嫌不足,一天突发奇想,要娶东海龙王的三女儿琼莲公主为妾,强令渔民歇橹弃网,燃火煮海,逼令东海龙王献出三公主。

面对土皇帝的倒行逆施,人神共怒。东海龙王决意要严惩土皇帝,就令驮岛的鳌鱼转侧鳌背,淹塌东京。龙女琼莲不愿无辜城民受难,即扮成渔姑上岸进城,将东京将塌的信息设法传递给京城里一个富有孝心的卖鱼郎。卖鱼郎得此消息后,背负老母,和乡亲们一起逃离东京,躲避劫难。

不出龙女所方,暴风推着海潮汹涌而来,卖鱼郎母子和乡亲们一路奔,脚后一路塌,东京城淹没了,土皇帝和爪牙们淹死了,原来的陆地也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而人们歇脚的山巅,则变成高低、大小不一的海中绿岛。在紧靠长江口的东海洋面,就有404座这样的岛屿,即为现今的嵊泗列岛。

或许是那遥远朝代冷暖古气候演变,与一次次海浸海退的浩劫,给原始人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恐怖印象,以至世代相传,演绎成东海龙王淹东京的故事。

此外,嵊泗列岛上还有一个与东海龙王淹东京有关的,关于浪岗山海市蜃楼出现的传说。古时,渔民扬帆驾舟同神前山(即今嵊山岛)外海面撒网捕鱼,突然间,发现当时最东端一块住人小岛----浪岗山上空,升腾起一大片乳纱似的祥云薄雾,云雾中映现一座城来,有红墙金瓦的楼阁,有杏旗飘指的茶馆酒肆,还有街道鱼市,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一阵阵铃声,马蹄声隐约可闻……渔民说这是回光返照,东京城重现人间。

而更令人惊异的是,199118日下午,又有众多岛民,亲眼目睹了在泗礁岛小菜园岙口海面上出现的西东京城的海市蜃楼奇观。是日下午3进半许,有2位小学女教师听到一位8岁女学生惊叫,从学校办公室朝海的窗外,发现东北侧海面上,有一道数百米长雪白雪白的拱门型古式建筑,不仅这座拱门型古建筑轮廓明显可辨,而且前面的楼台亭阁,水榭廊柱也非常清晰,历历机见,这种仙山琼阁船的奇景持续了约4分钟,然后慢慢向东面海上移支消遗。

另据史载,古时渔在嵊泗海域----浪岗一带洋面上捕鱼时,曾网获一颗皇帝玉玺金印,和刻有“京城”二字的古城砖。宁波东钱湖渔民就因在嵊泗渔场网获了皇印上交官府,朝迁才下诏,东钱湖渔民从此后进出镇海关,一律免交关税银,以褒奖其拾交皇印有功。所述种种,都从不同侧面,印证和丰富了东海龙王淹东京的传说。

在沧海桑田的远古时代,面对神秘莫测的海天,滔滔不息的洪波,曲折险回的潮流,晾人的贸易风,有时给人类带来福,有时却给人类带来祸的种种自然现象,先民们无法理解支配这一切的力量究竟是什么,便把自然力与作主宰一切的神灵来崇拜。于是,被认为是具有万般神力,能呼风唤雨,镇恶驱邪的祥瑞灵物----龙,就自然地成了岛民的图腾。

身居东海外海的先民们,长年累月所接触到的大海是喜怒无常,其造成的灾难,往往是非人力所能抗御的。大海,既是岛民捕捞作业的衣食之地,赖以繁衍的生命摇篮;但一旦暴怒发威,又会将整船人的性命吞噬。因此,就把东海龙王想象既威力无比,权势显赫,又性格乖戾,动不动就要兴风作浪的海国神君。反映出岛民们对大海既爱恋,又恐惧的心态,和对海洋自然现象所作的幼想性解释。于是乎,恐惧演变成敬畏,使海龙王信仰更罩上一层海洋风俗所特有的神秘色彩;而且,海龙王信仰,也对海岛渔乡的民情风俗,带来了潜移黩化的重大影响。

正因为有了海龙王信仰,因而龙崇拜、龙风俗也随之渗透到祖祖辈辈海岛渔民的思想意识、典章制度、文化艺术和生活习俗等各个方面,真可谓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而其表现方式,也是纷呈异彩,风韵独具。

龙敬畏与龙信仰忌讳。“文身断发,以避蛟龙之害”,正是这种龙敬畏与龙信仰忌讳的最突出体现。

自古以来,身为“东海”“外越”的嵊泗诸岛渔民,为了养家活口,年年月月驾舟于波涌涛汹的远海撒网捕鱼,岁岁时时潜身于激流险滩间采藻拾贝,世世代代饱尝伤身失亲之痛。先民们以为这是自己“处海垂之际,屏外藩以为居,而蛟龙又与我争”之故,因而“是以剪发文身,烂然成章以像龙子者,将避水神也”。

断发文身习俗,不仅古时嵊泗渔岛上风行。甚至到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断发习俗还保留在嵊泗渔民中间,岛上捕鱼人,不分年长年少,都是剃光头,或是稍蓄短发的“小平头”。就是渔家儿童,父母也是将其剃成光头或是仅在脑顶“子孔潭”上留一上撮短发,并在三五岁时就把他们抛进大海潮头号,让他们从小出没风涛,练就蛟龙戏水般的海上功夫。而让儿子从小就断发,正是出于父母为求后代像龙子龙孙,日后谋生海洋而不受水神伤害,以保了孙平安的心愿。

龙敬畏之俗表现在渔民船头祭拜君仪式,往往是在海上遇到龙卷风、龙化水等奇异海况天象及灾难性气候时。据嵊山岛上亲历过龙卷风的老渔民讲,龙卷风来时,海面上骤然间“乌风猛暴”,有一团长而庞大的龙状乌云,卷风挟浪,从远处海天之际过来,还有一条粗粗长长的“龙”尾巴。凡被这条“龙尾巴”扫荡过处,船翻人亡,有的甚至连船带人一道被“龙”尾巴卷上天,再跌落海,造成惨剧。而龙化水异象出现前,也是天气骤变,海空阴沉,在人惊恐之际,似有乌龙凌空,但见一股巨大的水柱,从海面上骤起,直通苍穹。凡有龙卷风和龙化水的预兆或现象发生,海上渔民,不论是正在起网捞鱼,还是在返港航行途中,都会面对苍天,跪在舱面上叩头祈祷,求君保佑船人无恙,顺顺利利。从船老大到每一个船员,都是那么虔诚。而且渔民在海上遇到龙卷风、龙化水等奇异海况天象时,在跪拜祈祷的同时,往往还会许愿,如:此番大难不死,顺利返岛,必定还愿龙王宫,为海龙王重塑金身,献奉三牲全鱼等等。而其老母妻室听闻儿子或丈夫在海上遇龙卷风或龙化水后化凶为吉,也一定要到龙王宫还愿,拜谢海龙五庇佑之恩。

渔民的龙敬畏之俗,表现在渔船上的,还有一种形式就是挂龙旗。清朝的国旗是黄龙旗,而在嵊泗渔场上,无论是在茫茫大海的洋地上,还是碧波荡漾的港湾内,也能看到许许多多、各色各样的龙旗。在巡洋的官艇兵船上,和清末张骞创办的江浙渔业公司渔轮、保护官轮上,船首挂乡有黄龙的国旗,船尾挂红地黄月双行龙旗;而民间小渔船上则悬挂小龙旗,冰鲜船除挂“编号运旗”,也须挂小龙旗。起先是朝廷为收缴关税渔税,规定要挂,后来成为渔民自己在鳌鱼旗上乡龙祈求平安。

渔民的龙敬哺之俗,还表现在竭力保全自己所居住渔岛的山岙港门的“风水”上。嵊泗列岛,以龙为岛名、山名、潭名和岙名的数不胜数。如有黄龙岛、王龙岙、嵊山龙眼山潭、后头湾石龙堂、枸杞岛龙舌嘴头和龙头岗墩和关岙小石龙,以及花烛龙屿、龙牙屿、龙骨礁和龙门礁,有的干脆冠以上龙礁、中龙礁、小龙礁之名等等。渔民在信奉中国古代阴阳五行说、谶纬学说等经道教而体系化民俗观的同时,再有强烈的龙敬哺之俗,对于这些岛上、岙口、山头、礁屿上的一石一土,不仅自己绝不轻易采挖,而且也不让他人随意采挖,以保全这些岛岙山礁的龙脉。旧时,为在岛上打石涉及到一乡一村龙脉而引发械斗,造成伤亡的也有。如今,这种以龙敬为核心内容的风水民俗,还流行于岛上。

颂龙舞龙扬龙威。这是从正面体现渔民的海龙王信仰,贯穿于渔民的生产、生活与文化娱乐之中。

捕捞生产中扬龙威。一种是一岛一岙地举行。每季渔汛开始,第一风开洋,全岛可是全岙渔船汇泊聚集,举行祭龙王仪式。渔民将供桌摆设沙滩,燃烛焚香,奉上猪头、黄鱼鲞和年糕、盐、糖、茶、米等供品,船老大领着渔民们朝着大海跪拜叩头;而众渔民的母亲、妻子,则身着全身祭神礼服,育经祈祷海龙保平安,送丰收。另一种则是以渔船为单位举行。即一汛第一风开洋前,船老大吩咐伙酱买来猪头等,在渔船的桅前舱甲板上举行祭龙王仪式。后来,由于受政治气候影响,转移到较为隐蔽的伙舱间举行。当然,还有一季渔汛结束举行“谢洋”仪式,即祭谢海龙王保一汛平安丰收,收可分一岛一岙较大规模举行,和一船或对船举行。此外,渔船在离开本地渔场前夕,和到达外地渔场后第一风渔船拢洋,也有在船上举行祭供海龙王仪式的。196612月底,我跟随嵊山岛著名高产船老大吴阿祥对船去南洋(即象山石浦和台州大陈渔场),尽管当时正值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初期,这种祭龙王仪式已被视为“封建迷信”而列为禁止之列,但吴老大还是命伙酱买来猪头等,悄悄在船上举行了祭龙王仪式,然后大家饱餐一顿,次日指晓驶离嵊山港,奔赴南洋渔场。当年冬汛在南洋渔场获得大丰收,离开南洋返乡前,又在船上举行谢龙王仪式,可误用虔诚之至,也足见海龙王信仰风俗,在东海渔民中的价值。

日常生活中扬龙威。龙信仰风俗,在渔家生活中无处不有。如有新生儿降临,起名为“海龙”、“顺龙”或“龙英”、“龙菊”;新生婴儿满月办“满月酒”宴请,亲戚长辈往往送上一枚雕龙的长命富贵锁,或是奉上一颗内包有铸刻“乾隆通宝”(借龙之谐音)字样铜钱的黄布香袋,挂于新生儿胸前。无论是把带有龙字之名,还是佩戴龙物,均系以龙喻人保安宁。再是渔家后生和渔家姑娘结婚,男家迎娶前的晚宴称为“龙聚饭”,意即龙凤相聚,家道兴隆。连饭食酒宴,也罩上了神秘的海龙王信仰的光环,散发出浓郁的龙崇拜民俗的古朴之风。

文化娱乐中扬龙威。渔民在自己文化娱乐活动中的海龙王信仰风俗,也表现多姿多彩。如渔民穿龙裤,龙裤上乡龙;渔船上画龙,视船为木龙;大年三十夜或正月初一舞龙,正月十五挂龙灯、摆龙舟;在住宅屋栋上塑龙,在屋柱上雕龙,甚至在俗称“七弯凉床”的大木床上用白骨镶嵌出龙图案等等。以龙文化自娱,真可谓处处体现出海龙五信仰风俗。

东亚渔民同崇龙。海是龙世界,不仅中国东海渔民崇龙,而且水水相连的东亚各国沿海渔民,在崇龙风俗上有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东亚渔民都信奉龙王是海的世界的君主,如日本志摩一带渔民中流传的诸海神中,龙神或八大龙王,是最具代表性和权威性的神灵,日本渔民中还广泛流传着浦岛太郎入龙宫城拜访龙五的故事。

在朝鲜及韩国渔民中,关于海龙王的信仰与传说也十分盛行。《三国遗事》就载有这样的传说:新罗文武王生前崇龙颇为虔诚,希望自己死后,能化作护国龙神,便要求后代及大臣,在他亡故后,把他安葬在海神的礁岩上;宪康王幸临开云浦时,因受到龙王捉弄,在云雾中迷失方向,东海龙王曾率7位太子谒见大王,并留名唤处容的太子辅佐大王;而纯贞公主偕水路夫人共抵江陵时,却被海龙强掠而去。

到真圣女王时代,有位居中陀知的神箭手,应海龙王之邀赴孤岛射杀乃狐精的神怪。《高丽世》则说这位神箭手是高丽五朝祖先作帝建,他应龙王请求射杀了在海礁戏弄龙王的老狐精,并娶龙女为妻,共养了4位龙太子,长子龙建之子王建便是高丽太祖。但恰恰就是这个按“照生田滋”之说,不过是活跃于中国海的一个的王建,却非常荣幸地一方面为关于日本天皇祖先的神话所采用,同时又与朝鲜高丽王朝的祖先相联系。

即使在现代的韩国济州岛渔民中,仍留传着海龙王信仰。玄容骏这样记述五龙宫和龙王皇帝国(司海之神):“龙王国”中不仅有“龙王”,还有许多诸如龙王国官员、使者等海国小神,当地岛民在祭神时,单独举行迎龙王仪式和龙王祭典,乞求海上平安,渔业丰收,并超度亡灵,永保人寿鱼丰。此外,该岛民中还流传海上之国有江南天子国、一目人国等,而海底之国最有代表性的是东海龙王国。

联系中国古代关于苏州东,海中小岛前海中有龙王宫的传说,可以看到,日本、朝鲜和韩国渔民文化基本构成要素,与中国江南吴越等地,尤其是嵊泗渔民文化具有不可分割的联系,而且表现在海龙王信仰风俗上,又是何等地小乳交融。济州岛渔民以为龙宫中有龙王国官员、使者诸小神,嵊泗列岛渔民则世代相传,龙宫中不仅有海龙王坐龙庭,还有龟丞相,虾兵蟹将和龙外甥即海泥鳅,更有龙子龙女、龙孙龙外甥孙女……海龙王信仰,使东亚渔民的风俗,竟产生了如此异曲同工的奇特魅力。

[收藏] [字号:   ] [打印] [关闭] TOP